当前位置(locates):首页 > 校园鬼故事

截掉你的脸

来源:鬼故事故事网时间:2019-05-29作者:笔迹
鬼故事

56发发发校区

    我打着哈欠从学校的机房出来,自从这里联网之后很多学生(xué sheng)都不再去网吧了,但是(dàn shì)今天很奇怪,我来的时候这里竟然没有人。想到这里,我停下了脚步,走的时候我连这里的电闸都关了,最里面倒数第三台的电脑(diàn nǎo)怎么是开着的?
    就在我要进去时,忽然听到了一阵抠墙的声音。
    一个长发女鬼从棚顶爬了下来,在路过的墙面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的抓痕,还有长长的血迹。我吓得缩了缩脑袋,看那女鬼坐到电脑前登上了qq,然后双手摸上电脑屏幕,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竟然钻进了电脑里。电脑里女鬼的脸慢慢转了过来,通红的眼睛向我瞪来,我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跑下了楼。
    在出楼门口时不小心撞到了室友程亮,程亮也是神色匆匆,我还没来得及喊他,他就跑了进去。
    晚上,我忐忑不安地倒在床上,玩着手机qq,看程亮的头像一直在线。
    我自言自语道: “奇怪,这都晚上十点多了,程亮怎么还没回来?”
    “他去学校的机房上网了,”明凯也同样拿着一个手机, “他女朋友好像跟他闹分手(fēn shǒu)呢j不过先别管这些了,你看我们学校的qq群里可热闹了。”
    闲着无聊,我点开了qq群,原来是在聊校花乐小米的事,看着有趣,我也加入了聊天儿。
    乐小米在qq群里说:谁敢用我发的照片做qq头像,我明天就答应和他约会(为了啪啪)一天。
    顿时群里的男生就像炸了锅一样,结果当乐小米发完照片后我傻了眼,因为那正是李嘉的照片。前两天程亮跟李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口角,气的李嘉搬出寝室住到了楼下。
    此时我忽然看到程亮在群里说话了,他说他要先给照片截图才能做头像。等过了一会儿,我点开程亮的qq头像,就看到了李嘉的半张脸。不知道(zhī dao)程亮是不是有意的,他只截图了李嘉的半张脸,而且(ér qiě)还是一张黑白照,左眼向右侧斜视,嘴巴微张,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十分的诡异。
    群里乐小米说:好!明晚九点,西南荷花亭不见不散,程亮。
    “程亮这小子行啊,勾搭上了校花,可真有两下子。”明凯看着手机说。
    我心生疑惑,程亮在群里跟乐小米打情骂俏,别人根本就插不上嘴。我急忙给程亮打去了电话,电话接通后问: “你怎么还在机房,你不回来了(lai l)?”
    过了一会儿,才忽然响起程亮的声音: “对、对,我该回去(get back)了。”
    我奇怪地皱皱眉: “你自己(zì jǐ)该不该(never should)回来你不知道(zhī dao)?快点儿,我还有事要问你呢!”
    “哦、哦……”说到这里,忽然从里面传来“咣当”一声,好像是电话摔在了地上,随后响起一阵“咔咔咔”声,就跟白天女鬼抠墙的声音—样。
    “怎么了?”明凯看我愣在那里,问道。
    “程亮可能(kě néng)出事了……”
    我从没想过,大晚上会跟明凯再次跑到教学楼,好在他有钥匙,我们直接上了楼。走近机房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
    “怎么样?”我问。
    明凯看着窗子说: “程亮好像晕倒在里面了,快去看看。”
    我进去一看,程亮倒的位置(locates),正是当初女鬼钻进去的位置。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帮帮我?”
    “哦、哦。”我帮着明凯把程亮扶起来,但依然六神无主。
    我看到那台电脑上程亮的qq还挂在上面,明明没人操作,鼠标却不停(bù tíng)地在李嘉的照片上截图,每截一次都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此时,电脑突然死机,从电脑屏幕里面伸出了一只大手,向我们抓来。
    “陕跑!”我急忙叫过明凯,两个人迅速抬起程亮跑了出去,身后不停(bù tíng)地传来刺耳的响声。
    我们两个气喘吁吁地跑出教学楼,回头看浚人追来才松了口气。
    明凯惊魂未定地说: “那、那是鬼吗?”
    我将之前在机房里遇到的事说了出来。
    他担忧地看向程亮,我们连夜把程亮送去了校医室。
    再回到寝室已经(have been)是后半夜了,我们困得哈欠连连,结果一开门都吓得愣在了原地。
    寝室里关着灯,月光下能看到一个人低头坐在里面。
    “谁?”我惊恐地问了一句。
    那人僵硬地转过身子,哽咽着说: “你、你们说我以后该怎么办?”虽然声音有点儿奇怪,不过还是能听出,这是李嘉的声音。
    “怎么了?”我心里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sense),就在我问话的同时,明凯打开了灯。
    李嘉刚喊了一声不要(压嘛碟),他的脸就出现(There)在了我们眼前。
    那张脸就跟之前截图的照片一样,只有左脸,右边则长满了血糊糊的肉球,那些肉球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一鼓一鼓,像是在呼吸,看起来十分恶心。
    “看到了吧?看到了就把灯关了吧!”
    我过去关了灯,问他到底怎么了。
    他说晚上的时候,他拿手机看着qq群,只不过没有人在里面说话。
    他一直好奇乐小米为什么要发他的照片,结果等程亮截图的时候,忽然感(sense)到自己(zì jǐ)的脸就像被撕开了一样难受,火辣辣的疼,整张脸都不见了,然后就长出了这样(then)丑陋的肉球。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嘉心痛欲绝。
    明凯说: “我们也不知道程亮为什么那样做,而且(ér qiě)他还晕了过去,现在正在医务室休息。”
    我说: “不如等明天去找乐小米问问吧!”
    第二天走之前,我们给李嘉戴上了帽子(caps),一夜之后那些肉包变少了许多(many),但整张脸开始(kāi shǐ)腐烂,还散发着一股臭味儿。
    “放心,一定可以( kě yǐ)找到解决(jiě jué)的办法。”安慰了李嘉几句,我们得到楼下阿姨的许可,顺利上了女生宿舍楼。
    来这里之前跟乐小米通过电话,她就在寝室等我们。我们进去之后,看着她美若天仙的脸,竞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你喜欢(xǐ huan)程亮?”李嘉率先问道。
    乐小米忽然笑了,摇着头说没有。我总觉得(jué de)她有点几奇怪,从我们进来她就一直坐在窗前动都没动过,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
    “昨天(yesterday)晚上在群里你为什么会发程亮的照片?”明凯奇怪地问。
    “没什么啊,”乐小米依然笑着, “就是在手机里面随便找的。”
    我们当然不信,她又解释说: “真的是随便翻的,就是觉得(jué de)有意思才会那么说,我也没想到程亮真的会按照我说的去做。”

    “那你晚上还要跟程亮约会(为了啪啪)?”我问。
    她点点头说应该(yīng gāi)是吧。
    问了半天,几乎(much)什么都没问出来。没有办法,李嘉只好拿掉帽子(caps),把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
    乐小米一点儿惊讶的表情都没有,更表示一无所知。
    我们到了楼下之后,一抬头看到乐小米正站在窗前看着我们,依然保留着那样的笑容。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脑袋里忽然“嗡”的一声。
    “我的天啊!”明凯在我耳边说道, “你们刚才看到乐小米了吗?她转身的样子好奇怪,我明明看她转了一个身,为什么还是正对着我们退回去(get back)的?”
    一时之间莫名的恐怖围绕在了我们身边,我们每个人都感到浑身冰冷。就在这时,李嘉的qq突然响了起来,点开一看竟是程亮发来的消息,内容都是李嘉的照片。
    “快问他想干什么?”我们坐在椅子上,一同看着手机。
    李嘉回了一个问号,程亮问:这些照片你都满意吗?
    李嘉:你什么意思,你怎么有我这么多照片?
    程亮:你看我应该(yīng gāi)把你截图成什么样子,才会更好看呢?
    李嘉:截图?不行!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一看到“截图”两个字,我们三个人心里顿时一惊,但程亮已经(have been)开始(kāi shǐ)将照片进行截图,一张张地发过来了(lai l)。
    那些照片被截的支离破碎,随着(suí zhe)一张张照片不断发来,李嘉的手机屏幕变得血红,同时他也大叫着倒在了地上。
    我跟明凯吓得急忙退到了一边。
    李嘉张着大嘴“砰”地一声从中间炸开了一条裂缝,鲜血溅了一地。而这条裂缝却又慢慢扩大,很快,整个脑袋就全部(all)消失了。再然后就是他的身体,与刚才发来的截图一样,大半的身体都被齐刷刷地截掉了,鲜血淋漓。然而(however)这并没有结束(jié shù),这样(then)的 “截图”一直将他的身体截得只剩下一条大腿才结束(jié shù)。
    刚才的这一切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得太快,等我们缓过神来时已经被吓得快要崩溃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乐小米寝室的窗子,窗帘挡得严严实实。
    “不对!程亮一定有问题(wèn tí),再这样下去,也许(Perhaps)我们都会成为(chéng wéi)下一个 ‘李嘉’。”明凯吓得六神无主,一脚把李嘉的大腿踢(play)进草丛里,说道。
    “走吧,去校医室!”我对程亮也十分抵触,一定要尽快找他问清楚牙行。
    程亮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此时程亮正靠在床头削着苹果,一直照顾他的女朋友小满却不在他的身边。
    明凯激动地走过去,怒道: “程亮,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那些截图是怎么回事?”
    程亮茫然地看着我们,问: “什么截图?”
    “你还装?你明明还用截下的图当头像来着,李嘉刚才就是被你害死的!”明凯脸色通红地吼道。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程亮吃惊地问, “李嘉死了?”
    看他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于是我将这些事跟他简单地说了一下。
    “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来到校医室就发现手机丢了,小满帮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可你那天不是去机房上网了吗?”我问。
    程亮回答说: “那次是因为我的手机没流量了,又刚好跟小满发生了矛盾,她还不接我电话,我才着急去上网跟她解释。但我刚一上线没多久,就撞鬼了,这可能(kě néng)也是我后来晕倒的原因吧。”
    “撞鬼?我看你是骗鬼呢!”明凯一脸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地说。
    我急忙让程亮说下去,因为那个鬼我也看到了。
    程亮到机房登上qq号跟小满聊了好几句她都没回,于是就把过去跟她聊天儿的那些甜言蜜语全都截图给她看。
    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发的那些截图竟全变成了血红色的,并且在电脑上越变越大,变成了一张女鬼的脸。程亮吓得大叫起来,觉得那个女鬼离他越来越近,伸出双手打算把他像“截图”一样截成碎片。
    他慌慌张张地向后跑去,脚下一绊竟摔得晕了过去。
    我愣住了,恐惧地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当时我打过去的电话,是谁接的?”
    程亮紧张地说: “当、当然是那个女鬼了。”
    我想了想说: “先别管这个了,你快拿我手机登上你的qq看看。”
    程亮拿过去就上了qq,点开一看所有(suǒ yǒu)的qq好友全部(all)清零,而头像上却是一张黑白的右手照。
    “怎么会这样,之前头像上不是李嘉的照片吗?”我疑惑地问道。
    “可能是因为李嘉现在已经死了吧j”程亮说完话,忽然发现旁边的明凯脸色裉不对,便问他怎么了。
    明凯惊恐地说: “这、这右手好像是从我的一张照片上面截图下来的。”
    他的话听得我们心里一惊,随后他急忙掏出手机找出了一张照片,果然就是那只右手的照片!

    “怎、怎么办啊?”明凯看着自己的右手直发抖。
    我们也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程亮说: “你、你先别着急,我想应该不会那么快的,等到晚上见了乐小米再说。”
    明凯惨白着一张脸,看自己的右手慢慢变成了青紫色。
    到了晚上,我跟明凯早早地来到了西南荷花亭,阴风阵阵,吹得我们直打冷战。十分钟前,在女宿舍楼蹲点的程亮说乐小米已经出发了,可现在都快九点半了,还不见她的影子。
    没一会儿,程亮就回来了。
    “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你是不是看错了?乐小米根本就没来啊!”我回答道。
    “不会吧?”程亮四处张望着,说道。
    我们三个四处找起来,就在这时明凯突然叫了一声。
    他的右手开始水肿,青紫色的血管就像快要爆开一样。
    明凯哽咽着: “我还不想死啊j”
    他的右手越变越大,竞齐刷刷地出现(There)了几道血口子,很快就把整只手裂得支离破碎。
    明凯疼得在地上直打滚,我们只好先把他送往医院。但同一时间我忽然听到背后有声音,于是转身看了过去。
    “程亮,那边好像有人!”听了我的话,两个人都停了下来,就连明凯也让我们过去看看。程亮扯下衣服包裹住了明凯的伤口,然后跟我走了过去。
    荷花亭中的人正是乐小米,她揉着额头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的表情,自言自语地说: “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装蒜!”程亮怒道, “要不是你弄的什么奇怪的截图,李嘉和明凯怎么会一死一伤?”
    乐小米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问: “你说什么,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我冷笑一声: “这次约会不就是你在群里说的吗t聊天记录(jì lù)我还有呢!”
    乐小米还要辩解,却突然愣在了原地,随后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把四肢向后弯了过去。
    她双眼无神,脑袋不俘地转动着,发出了一连串的“咯咯”声。
    我们都退后了几步,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乐小米的身体不再扭动后,我发现她的背后好像背着一个人。她完全(wán quán)转过来后,吓得我们大声尖叫起来。
    她身后正是那个血淋淋的长发女鬼,此刻好像长在了乐小米的身上一样。
    乐小米低着头像是晕了过去,女鬼笑着说: “你们不用问她,她什么也不知道,你同学都是我害死的。”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哆嗦着问道。
    “你们都要死了,知道这些还有什么用!”
    我们两个连连后退,准备(zhǔn bèi)随时逃命,女鬼一阵诡笑后淡定地拿出了一部手机。
    “我知道了,她这是想要用截图的方式杀了我们!”我跟程亮吓得脸色惨白。
    女鬼在手机上操作了几下,我们的身体就变得僵硬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程亮的女友小满忽然出现了。
    她一把夺过女鬼的手机摔到了地上,然后迅速拿出一面铜镜,按在了女鬼的额头上。
    小满嘴里念念有词,女鬼竞被她压进了乐小米的身体里。
    乐小米晕倒在地,小满坐在一边休息,而我和程亮则呆若木鸡。
    “怎么回事,那个女鬼呢?”愣了半天,我才问道。
    小满笑着说: “你没看到吗,不是被我弄回去了吗?”
    程亮吃惊地走过去,直接把小满抱进怀里,激动地道: “亲爱(love)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满一把推开他: “少来,咱俩还没和好呢!”
    我过去把乐小米抱到木椅上,问: “女鬼进去了不会再出来吧?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满解释说,那女鬼实际上是乐小米的“本命灵”。
    所谓的“本命灵”也叫“护体灵”,是指一个人的家人或者朋友死亡后,忽然发现这个人不久(bù jiǔ)之后也会死去,就放弃投胎的机会(jī hui)附在这个人的身上,保护这个人不因意外死亡。
    小满说: “这个女鬼就是乐小米的‘本命灵’,它生前一定对乐小米的感情很深,所以才会附在她的身上守护着她。只是它的这种做法有点儿过头了,竟然想用别人的生命来为乐小米延长寿命。”
    随后我们了解到。女鬼正是用qq“截人”的方式,来将死掉的人余下的寿命转到乐小米身上的。
    当时它钻进电脑将其破坏并注入自身的阴气,所以在程亮上网的时候才会莫名其妙地做那些事。后来它干脆直接登录了程亮的qq。
    小满说: “这些事我也是请教别人才(rén cái)知道的,刚才我用铜镜压制住了那个女鬼,它不会再出来了。乐小米也是幸运(xìng yùn)的,李嘉的寿命转到了她的身上,她可以( kě yǐ)继续活着了。”
    事情(affair)告一段落了,我们都松了口气——明凯的命保住了,程亮跟小满也和好了。
    乐小米很快就醒了过来。
    这两天明凯在医院休养,照顾他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头上。
    晚上我去给明凯打水,回来没事就给程亮打了一个电话,却忽然听到走廊中响起了一阵铃声。
    我一看,原来是刚才不小心打进了程亮原来的手机号里,可他的手机不是丢了吗?铃声响了没多久就被人挂断了,我加快了脚步,结果在路过明凯的病房时突然停住了。
    满地都是血,明凯的身体被 “截”得四分五裂,脑袋也掉在了地上。
    我吓得靠在门边撕心裂肺地喊着,那些被截下来的肢体在我眼前慢慢消失了。
    女鬼不是已经被压制住了吗,那么是谁在用“截图”的方式杀了他?
    我突然想起刚才的手机铃声,于是一边狂打电话一边找了起来。但对方却关了机,我气愤地仔细找着,忽然听到了一阵强忍着的哽咽声。
    声音就在离我不远的一间病房里,我推门慢慢走了进去,月光下,我看到小满正坐在窗台上捂着嘴哭。
    “小、小满,你怎么会……”话说到这里,我忽然看到了地上程亮丢失的那部手机。
    “是你?”我吃惊地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满擦了擦眼泪(yǎn lèi),红着眼睛看了过来,淡淡地说: “因为我是程亮的 ‘本命灵’。”
    我觉得脑袋仿佛被人当头一棒,打得头晕眼花,一时间说不出半句话来。
    “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就已经因为意外去世了,只是一直瞒着程亮罢了。”
    这么想来,这一个月小满和程亮一直争吵,也是由于(Meanwhile)这个原因了。
    “就算如此,你也吓能杀了明凯啊!”
    小满回答说: “因为太爱(love)程亮,我死后放弃投胎的机会(jī hui)义无反顾地做了他的‘本命灵’。因为我知道,再过一个月程亮就会在和明凯打闹的时候意外身亡,所以只要明凯死了,他就不会死了。我知道这样做对明凯不公平,但我已经在地下打点好,让明凯下辈子投胎到一户好人家。”
    听了这些话我竞无言以对。当初程亮的手机正是她偷走的,只为了能害死明凯。
    小满哭着说: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求你不要(压嘛碟)把这些事告诉他,就跟他说我因家里的变故搬家去了远方就好。”
    我看着她慢慢消失在月光下,最终点了点头。
    小满离开(absence)后,程亮的确郁郁寡欢了两天,但很快就忘记小满和乐小米相爱了。
    小满当初帮乐小米制服了“本身灵”,又合弃投胎的机会救了程亮,程亮却只伤心两天就跟乐小米相爱了。
    小满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gōng zhòng)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聚魂珠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题:截掉你的脸
地址:http://www.abji8.com/sbfle.html
声 明:鬼故事截掉你的脸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鬼故事

56发发发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