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èi zhi>:首页 > 恐怖灵异惊悚小说 > 鬼吹灯 >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故事以一本家传的秘书残卷为引,讲述三位当代摸金校尉,为解开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谜,利用风水秘术,解读天下大山大川的脉搏,寻找一处处失落在大地深处的龙楼宝殿。毕竟那些龙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举动,都迵异庸俗,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world>中,历史的神秘面纱正一层层地被揭开……

引子

盗墓不是游览观光,不是吟诗作对,不是描画绣花,不能那样文雅,那样闲庭信步,含情默默,那样天地君亲师。盗墓是一门技术,一门进行破坏的技术。古代贵族们建造坟墓的时候<shí hou>,一定是想方设法地防止被盗,故此无所 更多 >>

第一章 白纸人和鼠友

我的祖父叫胡国华,胡家祖上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地主,最辉煌的时期在城里买了三条胡同相连的四十多间宅子,其间也曾出过一些当官的和经商的,捐过前清的粮台、槽运的帮办。  民谚有云:“富不过三代。”这话是非常有道理的,家里纵然有金山银山,也架不住败家子孙的挥霍。  到了民国年间,传到我祖父这一代就开始<kāi shǐ>家道中落了,先是分了家,胡国华也分到了不少 更多 >>

第二章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从那以后胡国华就当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个时代,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拉上百十人的队伍就能割据一方,今天你灭了我,明天他又收拾了你,没有几个势力是能长久生存下去的。胡国华所追随的这个军阀势力本来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抢地盘的战斗中被另一路军阀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国华的那位军阀头领也在混战中饮弹身亡。  兵败之后,胡国华跑 更多 >>

第三章 大山里的古墓

虽说是内蒙,其实离黑龙江不远,都快到外蒙边境了。居民也以汉族为主,只有少数的满蒙两族。我们这一拨知青总共有六个人,四男两女,一到地方就傻眼了,周围全是绵延起伏的山脉和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出了屯子走上百十里地也看不见半个人影。  这里根本不通公路,更别说通电了,在这地方点个油灯都属于干部待遇了,使手电筒相当于现在住总统<President>套房,在城里完全<wán quán>想 更多 >>

第四章 昆仑不冻泉

那一年的春天,中国<zhōng guó>政府的高层因为感<sense>受到国际敌对势力的威胁,不断进行战略上的重新调整,军队扩编,备战备荒,深挖洞,广积粮,群众们积极进行防核防化防空袭的三防演练。  我回城探亲的时候<shí hou>有人告诉我内部消息,我父母<Parental>的问题<wèn tí>很快就将得到组织上的澄清,证明我祖父不算地主,他的成分是中农,所以他们被释放出来是迟早的事。这时由于<Meanwhile>解放军大量征兵,我父亲以 更多 >>

第五章 火瓢虫

进山的第三天早晨,小分队抵达了大冰川,传说<chuán shuō>这附近有一个极低洼的小型盆地,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处盆地。由于<Meanwhile>是机密任务,所以不能找当地的向导带路(其实也没有人认识<rèn shi>路),只能凭着制作粗糙的军用地图,在乱草一样的等高线中寻找目的地。  大冰川是由三部分组成的,落差极大,坡度< dù>很陡峭,最高海拔超过六千米,积雪万年不化;中间一段最长,全是镜子面一 更多 >>

第六章 九层妖楼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雪崩所引发的猛烈震动,使我们面前陡峭的山坡上裂开了一个倾斜向下的大缝。  空中席卷而来的雪暴已至,众人来不得多想,奋力冲进了山石中裂开的缝隙,裂缝下很陡,没想到下边有这么大的落差,五人做一堆摔了下去,滚了几滚跌在一个大洞底部。  随后,一块巨大的雪板从后滚将下来,把山缝堵了个严丝合缝,激起了无数雪沫,呛得五个人不停<bù tíng>猛 更多 >>

第七章 霸王蝾螈

好不容易蹭过九层妖楼,向前走了不到两百步,忽然脚下一软,像是踩到了什么巨大的动物,我用手电筒一照,脚下是一只从来没见过的巨大爬行动物,它吐着长长的舌头,肤色和地面的颜色十分接近,样子有点像是巨蜥,又有点像鳄鱼<yú>,但是没有那么粗糙的表皮,而且<but>前吻没有蜥蜴那么尖锐,长得比较圆,舌头像蛇一样,又红又长,前面分个叉,全身皮肤漆黑,长满了大块的白 更多 >>

第八章 地震

河床下的火山开始<kāi shǐ>活动了,事出突然,众人措手不及,险些掉了下去。慌忙爬上了一个比较平缓的斜坡,坐下喘了几口气,惊魂未定,却见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剧烈,火山岩堆积成的山壁随时都可能<would>会倒塌。  洛宁说并不一定会出现火山喷发,应该只是火山的周期性活动,这种活动周期的时间不确定,有可能<would>几天一次,也有可能几百年几千年才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一次。火山也分成很多种,常见<cháng jiàn> 更多 >>

第九章 重逢

战斗接近尾声,零星的枪声仍然此起彼伏,阵地上到处都是硝烟,战壕里横七竖八地堆满了尸体。  坑道中大约<about>还有六七个残存的越军,我带着人把所有<all>的出口<export>都封锁了,我在坑道口对里面大喊:“也布松公叶,松宽红毒兵内!”  其余的士兵也跟着一起<with>喊:“也布松公叶,松宽红毒兵内!也布松公叶,松宽红毒兵内!”(越南<Vietnam>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当时的一线战斗部队 更多 >>

第十章 大金牙

东四的一家火锅店里,坐满了食客,火锅中的水汽弥漫,推保紁iào>徽颠何搴攘痪诙! ∥颐羌鸶鼋锹浯Φ目兆雷耍蠼鹧懒业咕疲倚南胝饧一锸窍氚盐夜嘧砹颂孜业拇砂。谑歉辖衾棺∷骸敖鹨舛肪⒍停伊壳郴故抢雌〉暮昧恕!薄 ”叱员咛福疤饩退档搅说苟返氖律希蠼鹧肋挚欤弥讣馇昧饲米约海紌ì jǐ>的那颗金牙对我们说:“二位爷上眼, 更多 >>

第十一章 黑风口 野人沟

列车是转天下午两点发车,我们激动得一夜没睡,我问胖子咱们总共还剩下多少钱,胖子数了数说还剩下一百五,这点钱也就够回来的路费和伙食费。  我一想这不行啊,咱们十几年没回去了,空着两手去见乡亲们,太不合适了,得想办法弄点钱给乡亲们买点礼物才是。  胖子说干脆把我这块玉卖了换个千八百的。  我说你还是留着吧,你他娘的别总惦记着你爹留给你的那 更多 >>

第十二章 月沟

天色渐晚,太阳逐渐沉入了西方的地平线,大森林即将<is about>被阴影吞没,这里之所以曾经被称为“捧月沟”,是因为月亮升至山谷正上空的时候,仰面躺在山谷的最深处抬头去看天空,视觉的余光会产生一种错觉,两侧最高的山丘像是两条巨大的臂膀,伸向天空的明月。这处穴中的死者取的是日月精璞瑞气,在我那本祖传风水书中“天”字一章有详细解释,有些字面上的内容虽然看不 更多 >>

第十三章 鬼吹灯

我们三人赶回野人沟的古墓,活干得已经差不多了,用工兵铲切了几下,墓墙上就被破出一个大洞,我用手电照了一下,里面空间还不小,这个洞距离墓室的地面还有一米多的落差,胖子大喜,挽起袖子就想进去,我将他一把拉住:“你不要命了。去,抓几只麻雀去,先把麻雀装鸟笼子里,放进墓里测测空气质量再说。”  在林子里麻雀很好抓,不像人口密集的地方,都精了。 更多 >>

第十四章 红犼

胖子英子也看到了,他们的脸上虽然戴着口罩,但是露在外边的额头上全是冷汗,我的全身上下也都出了一层白毛汗,我有点后悔之前把鬼吹灯渲染得那么恐怖。  我看了看身后的棺椁,盖子被我们重新盖好钉上了,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这世界<world>上真的有鬼不成?  站在我身旁的英子最怕死尸和鬼,当下伸手就要拉掉自己<zì jǐ>的口罩,我忙按住她的手说:“不能摘口罩,你想干什 更多 >>

第十五章 关东军地下要塞

我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用手电筒照了照周围,这个仓库着实不小,各种物资堆积如山,这么大的空间,怎么在外边一点痕迹都没发现。我按刚才跑动的方向和距离推算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野人沟西侧的山丘里面整个都被掏空建成地下要塞了。越想越觉得没错,日本对满洲的经营可以<can>说是倾尽了国力,维持整个战局的重型工业基地,几乎<much>都设在满洲,尤其是日本本土遭到 更多 >>

第十六章 密室

我们便又返回了下层的格纳库,先找了几件关东军的军服和大衣换上,把脸上的泥污血渍胡乱抹了抹,每人还找了顶钢盔扣在头上。  英子长得本来就俊,穿上军装更添俏丽,胖子在旁边喝彩道:“嘿,大妹子,你穿上日本军装,整个就是一川岛芳子啊。”  英子不知道<knew>川岛芳子是何许人也,以为胖子在夸她,还很受用,我告诉英子:“他是说你像日本女间谍。”  英子闻 更多 >>

第十七章 草原大地獭

地下要塞里只有三个人,我和英子都坐在他对面,我们两个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口水流到他头上去。  三个人都觉得奇怪,同时抬头向上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流下的液体?以弹药箱碎木板燃起的火堆,将周围照得通明,火光所不及的远处,依然是一片寂寞的漆黑。  就在我们头上的屋顶,火光与黑暗交接的地方,探出一张极大的人脸。那脸比普通人的大出一倍以上,白 更多 >>

第十八章 蛾身螭纹双劙璧

山谷尽头的森林中,传来一阵阵沉闷的雷声,“轰隆隆轰隆隆”,正是晌晴白日的中午,长空如洗,未见乌云,怎么突然打起雷了?众人心中都是一沉,好不容易从古墓中爬了出来,却又是什么作怪?  再仔细用耳朵分辨,还不太像打雷,那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什么巨大的野兽,远远地朝山谷中奔来,脚步沉重,再加上奔跑中躯体不停<bù tíng>撞击树木,乍一听显得像是绵延不断的雷 更多 >>

第十九章 考古队

原来大金牙正好认识<rèn shi>一个北京市考古文博学院的教授,他们之间也经常进行横向的交流,近期出了一件事,这件事情<affair>的详细情形是这样的。  在文革十年中被迫中断的考古保护文物等活动,在改革开放之后,再度< dù>重新展开了,最近三年,是一个考古的高峰期,大量的古墓和遗迹纷纷浮出水面。  古玩收藏交流交易也极度火爆,各种大大小小的盗墓团伙闻风而动,见了土堆就挖 更多 >>

第二十章 沙海魔巢

行程的第一段路线是从博斯腾湖向西南出发,沿孔雀河向西走一段,直到找到向南的古河道。博斯腾可译为站立之意,这个名称的由来,是因为有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古代也称这个湖为鱼<yú>海,是中国<zhōng guó>第一大内陆淡水湖,孔雀河就是从这里发源,流向塔克拉玛干的深处。在我们经过湖边的时候,放眼眺望,广阔深远的蓝色湖水让人目眩,不经意间,产生了一种仿佛已行至天地尽 更多 >>

第二十二章 黑沙漠

陈教授连连摇手:“开不得!姑墨王子夫妻合葬的这口棺木,是国宝啊。咱们现在没有条件,环境也不合适,一旦打开就会破坏密封的棺木和里面的物品。咱们此行的目的是向上级提交评估报告,申请发掘,或者对这些古代文明遗产给予应有的保护。回去让爱<love>国带着楚健他们把记录<jì lù>做好就行了,报告由我亲自来写。”  看来我是没机会看看这棺里有什么好东西了,明知道<knew>教授说 更多 >>

第二十一章 西夜古城

挂在房梁上的汽灯保紁iào>还嘟莆堇锏目穹绱档靡』尾欢ǎ庀呱了福车闷莆葜泻雒骱霭担岷诘氖撕盟埔桓霰换盥竦乃廊耍宦冻鐾凡浚旅嫒裨诨粕持小! ∽叩浇σ豢矗丛谑说难劬ι希孔乓恢淮舐煲希幸桓鲋腹亟谀敲创螅硖逦诤冢舶统恃焐黄频墓庀咭换危蜕脸鲆凰课⑷醯墓饷ⅲ釉洞矗腿缤说难劬υ谏凉狻! ∥壹皇侵宦煲希 更多 >>

第二十三章 扎格拉玛山谷

“磁山?”这两天我的机械手表不是停,就是走得时快时慢,我还以为是廉价手表质量不行,在沙漠里坏掉了,莫非咱们就在那两座磁山附近?  安力满也想起听人说起过,黑沙漠腹地,有一红一白两座扎格拉玛神山,传说<chuán shuō>是埋葬着先圣的两座神山。  shirley杨又说:“如果沙漠中真的有这样两座山,那么兹独暗河有可能在地下被磁山截流,离地面太远,所以咱们就 更多 >>

第二十四章 黑塔

我们七个人在废墟中觅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绕道而行,走了很久才来到古城的中部,这里的街道相当宽阔,虽然黄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脉络仍然可以<can>瞧得出来。  然而这附近除了那座倾斜的黑塔,却并没有其他<qí tā>的大型建筑,别说王宫了,连间像样的民房都不存在,尽是一道道风化了的土墙。  陈教授说这里的王宫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们到黑塔上,从高 更多 >>

第二十五章 柱之神殿

除了我之外,其余的人听了胖子的话都觉得奇怪,这人怎么回事,这玉石眼球怎么就成你的了?想什么呢?  我心里嘀咕:“要是被这些考古人员知道了我们是干摸金发丘这行当的,那可大事不妙。”忙伸手给胖子来了个脖溜儿:“哪他娘的那么多废话,少说两句也没人拿你当哑巴。”  胖子自知失言,也就闭了口不再说话,好在脸上都戴着双过滤盒式防毒面具,神殿里又黑 更多 >>

第二十六章 天砖秘道

我见那暗道已经开启,松了一口气,用手电筒向暗道中照了照,有一条黑石修筑的石阶,斜斜地通向下面,手电筒的照射范围有限,再深处便看不到了。  胖子挥手把在神殿门口等候的五个人招呼了进来,众人见打开了暗道都对我的分金定穴法赞不绝口。  这时天已过午,我谦虚了几句,就让大伙收拾收拾,尽量轻装,先到神殿外喝点水吃几口干粮,这条暗道还不知要走多远 更多 >>

第二十七章 宝藏

闸门后是条向下的狭长坡道,坡度极陡,shirley杨扔下去一支冷烟火,滚了许久方才到头,在冷烟火停住的地方,它的光线已经小得瞧不清楚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这真是墓道,未免也太长了,附近没有尸体,如果这条坡道有机关埋伏,那么以前曾经进来过的那些人,一定会留下些什么痕迹。  纵然如此,我们也不敢稍有大意,走错一步都有可能粉身碎骨, 更多 >>

第二十八章 尸香魔芋

远远闻到一股清香扑鼻,这魔花是否有毒?一般有毒的植物和动物,都是色彩鲜艳,看这尸香魔芋红叶绿花,颜色都像是要滴下水来一样鲜艳,说不定真的有毒。我想到这,赶紧让众人把防毒面具戴上。  胖子说:“我看这花不像有毒,有毒的东西个头都小,这么大个,跟个大桶一样,我觉得是个食人花。”  shirley杨道:“不会是食人花,这附近连只蚂蚁都没有, 更多 >>

第二十九章 石室

烟雾灰尘弥漫,地上全是爆破产生的黑色碎石,我探出身去,用手电筒照了照爆破过后的山缝,已经彻底地被堵死了,外边的黑蛇进不来,我们想从原路出去也不太简单。  周围的四个人,胖子的情况还算好,只是手上被碎石擦出了几条血痕,陈教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叶亦心被气浪一冲,胸前憋了口气,也晕了过去。  我伸手一探叶亦心的鼻息,糟糕,没有呼吸了,我暗道 更多 >>

第三十章 古老的预言

胖子没听明白,问道:“什么不是人?什么不是人?不是人,难道还是妖怪不成?”  我说:“不是那意思,我这不就是这么一说嘛。咱们这些人在一起<with>快一个月了,朝夕相处,谁是什么人还不了解吗?这小孩先知净扯淡,古代人愚昧落后,咱们什么没见过,这些鬼画符般的图形还能当真事看?”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没这么想,这时候我得多长个心眼儿,这世界上的很多 更多 >>

第三十一章 真与假

真实与幻觉,如何<rú hé>去区分?倘若这间石室与先知石匣中的预言,都是尸香魔芋制造出来的幻象,这幻象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觉得我的大脑有点应付不了这种复杂的问题<wèn tí>,要是shirley杨可以帮忙分析一下就好了,我和胖子的脑袋加在一起,也顶不上她半个。  胖子见我又走神了,就推了推我:“怎么了老胡,最近你怎么总两眼发直?这美国妮子咱还收拾不收 更多 >>

第三十二章 撞邪

陈教授的声音变得非常尖锐刺耳,墓室内本就狭窄,更显得他的声音凄厉异常。我们三人心下都是疑惑不解,教授疯了倒也罢了,怎么突然之间连声音都改变了?  我连连晃动陈教授的肩膀,想让他清醒一点,谁知他的喊声越来越大,挥舞着双臂:“不要出去,不要出去!”边喊边拼命地拉扯我的胳膊。  我担心< dān xīn>陈教授疯疯癫癫地做出什么威胁到大伙安全<safest>的举动,便让胖子过 更多 >>

第三十三章 逃脱

看了数遍,却毫无发现,先知的尸体上没有任何提示<tí shì>性的符号、图画、文字。胖子急不可耐,动手在先知的遗骨中摸了个遍,仍然是什么也没有。  先知的遗骸呈坐姿,盘腿而坐,一只手搭在石匣旁,另一只手平放在膝前,甚至连个指示的手势都没有,身上除了腐朽成粉末的衣服,裹了一张羊皮之外,更无一物。  我又遍寻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然而这 更多 >>

鬼故事 凯发娱乐<yú l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