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locates】:首页 > 原创鬼故事

聊新斋

来源:鬼故事故事网时间:2014-08-05作者:玉观音
鬼故事
    晚上东方美住在婆婆的旧屋子里,睁着大大的眼睛难以入眠。月光照进屋里,东方美从炕上坐起来。她看见窗户上一个苍蝇静静的趴在玻璃上,从玻璃的墙角里静无声息的爬过来一只壁虎,壁虎飞快的伸出舌头把苍蝇吃近肚里,墙上又伸出一条青蛇的头,壁虎发现飞快的逃走了。蛇听到了院里异常的响声搜的也快速的爬进了墙洞,东方美好奇的穿上衣服走向院里。发现院子中央她思念的妈妈,正爱【love】怜的望着她。妈妈也轻声呼唤着她的孩子,东方美热泪盈眶的想扑进母亲的怀抱,妈妈慌忙后退说道:“孩子别靠近妈妈。东方美问妈妈为什么啊?我小时候【When】你不让我靠近你,说我小,阳气弱,如今我长大了,为什么你还不让我靠近你?”妈妈哀怨的对她说:“孩子你看见的只是妈妈的身体,你的妈妈在别处出现的时候是一个千变万化的魔的化身。妈妈和你说说:妈妈为什么变成魔的事情【affair】吧。妈妈变化成慈祥的样子对东方美讲起了她的事情【affair】。
    妈妈说:“当她为了躲避抓她的刘海跳进水里想游过对岸的时候,水里好像有水鬼死命的拉她把她沉入水底。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zì jǐ】置身在地府之中。黑白无常对她说:你下水的地方三年死一个人最后死的人都要当前边死的人替身,你就认命吧。妈妈哭着喊道:我世上还有一个可怜的女儿,她已经失去了爸爸,你们为什么还要让我那苦命的女儿再失去妈妈。哭喊声惊来了一位十八岁的年轻姑娘,她从地府的另一个门走出来对我说:“她是三年前淹死在那个深沟里的小琴,她和村里的张家婶子拾苇叶怕蹲守在河提上人抓她们,她和张家婶子带着苇叶也是想从那沟里游过去逃走,她先游过去了,上岸回头一看,比她晚下水不会游泳的张家婶子在水里扑腾着喊救命,她又回头跳进水里救她。不会游泳的张家婶子死命拽着她,上水里按她,小琴拼着最后的(鬼故事:http://www.abji8.com/)力气把张家婶子推上了岸,她却沉入了水底。她就被黑白无常带到了这里,本想三年后的今天,你来了我就可以【 kě yǐ】投胎了。看你对阳间的女儿如此惦念,你就回到阳间去照顾你女儿吧,我还可以【 kě yǐ】在这里等。”“我被小琴偷偷的放回到阳间,才发现去过【been】地府的身体阴气多阳气少了,白天我的身体在太阳下出不来,只能晚上活动自如。我日日夜夜思念女儿你,怨气冲天的心情招来了能传宗接代的心魔。“心魔就上了我的身,侵入了我的心。”每晚深夜游荡的时候,我又遇到了很多冤魂,冤魂让我为他们报仇。把他们身上所有【all】怨气法力都传授在我的身上,这样我身上就有了怨气冲天的魔性本领。我成为了能致人死地的心魔。我这些年一直暗暗的保护着你,你上东北我无法【to be】越界追随你,想念之中你从东北回来了,我用我的能害死人的法术想留住心善的你回不了东北,我才可以夜里出现和你团聚。”

    东方美悲愤的说:“你为了一己之私害死人命,你是见到了我,可你害死的也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母亲愤怒的说:“他们的父母【fù mǔ】心性狠毒,本人在世上也不做善事,是应该遭到那样的报应的。你可知道【knew】,刘成是强奸过我的仇人,母亲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那一年我十六岁,去芦苇丛里拾柴,正遇见刘成在芦苇丛找鸟窝掏鸟蛋,刘成见我生得美貌,淫邪之心顿起,把我按在芦苇荡里把我强奸了。他提上裤子看见地上苇叶一片鲜红的时候,还淫荡的说:“想不到你无父无母的孩子长这么大了还是个处女,看来我还挺有淫福的。”我忍着伤痛回到家里,把我受到刘成强暴侮辱的事情,痛哭失声的告诉了寡妇奶奶,奶奶怕别人知道【knew】了我不好找婆家,告官又惧怕刘成报复,只好打落门牙向肚子里咽。在凄苦的生活里我长大了,经人介绍我嫁给了你的爸爸,在新婚之夜,你爸爸看到床上没有我的处女红,我又不敢说:这样我们夫妻在新婚夜里就埋下了整天争吵的炸弹,每天吵闹不休,有一天,在工地上你父亲喝完闷酒,和工友小二子父亲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矛盾,起了争执,小二子父亲用大锤把你父亲砸死了。仗着他法院有亲属维护,判了他是自卫反击你爸爸想杀他,他才出于自卫才打死的你爸爸,逍遥法外至今。赵莲父亲是大队村会计,他欺负我奶奶是寡妇,有一天奶奶让我去大队会计屋里领生活费钱。赵莲父亲看我是个小孩子,欺负我,他私吞了应该给我们的生活费,硬是百般抵赖说我把钱在路上弄丢了。害的我和奶奶那些日子每天挖野菜,靠吃糠咽菜活着。这一桩桩恨我怎么能够不报复。让他们尝尝恶有恶报的下场是天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这样害死人命就是不对。”东方美大声的喊着直到把自己【zì jǐ】喊醒。

    早晨的阳光照在院子里,树下坐着的东方美睁眼看不到了母亲,母亲早已踪迹全无。她擦了擦眼泪,满腹心事的向房子下面一条小路走去。小路可以通向另一个村庄。道路旁,地里油菜花已开,绿绿的叶子,黄黄的花,在道路两旁很鲜艳,遥远处能看见绿油油的麦子在微风之下随分摇摆。东方美深吸了一口气,靠在路旁的大柳树下微睁双眼看着眼前的美好景象。突然一声声喊救命的声音,冲进她耳朵里,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回头望去,在电影【movie】里才能看到的追杀的场面活生生的投取綼ttitudes】氲剿难劬铮醇桓隼夏腥耸殖执纳比说蹲诱诘乩镒犯弦桓稣诳癖继用哪泻ⅲ拥蹲由狭鞯降厣系挠筒嘶ㄉ厦妫筒嘶ㄉ厦媪⒖瘫谎境闪丝膳碌暮焐6矫涝倏蠢胨辉兜穆飞希厣咸勺乓桓龊驼诘乩锾用哪泻⒁路┑囊谎哪泻⒆印K牧成先茄硖迳系纳丝诨乖谙蛲饷媪髯畔屎斓难6矫栏峡炫艿剿廊サ哪泻⒆由砼裕焖俨Υ蚴只ǜ媪司臁緋oliceman】,她扶起倒在路上的自行车,回头看到追赶男孩子的那个凶手追不到那个男孩,快速的又跑回来,一边跑一边从衣兜里掏出毒药一饮而尽。警察【policeman】来了,看见路上不同死法的两个人用车都拉走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开鬼眼

下一篇:恐惧(蛊术)

标题:聊新斋
地址:http://www.abji8.com/ohbmh.html
声 明:鬼故事聊新斋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