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locates>:首页 > 原创鬼故事

捆煞阵

来源:鬼故事故事网时间:2019-05-20作者:酸菜鱼<yú>
鬼故事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个女人闯进了我的卧室。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串手串,扔到了我的面前。
    这是一串被人用法力加持过的南红玛瑙手串,或者说曾经是。手串上有一颗颇为别致的金珠,让我能够轻松地辨认出它是从那个叫欧阳言言的女人的手腕上摘下来的。但是<But>,原本大红色的玛瑙珠子已经<have been>大半变成了透明状,而且<ér qiě>那红色还在慢慢地流失着。这说明有什么东西在吸食着珠子里面的红色,也就是说主人的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
    “这……”
    “‘捆煞阵’被冲破之后,她就是第一个受害人。”女人指着欧阳言言的照片说。
    我心中升起一阵无力感<sense>:该死的,为什么我又和捆煞阵这种东西搅合在了一起<yī qǐ>?但我不得不去,因为我曾经发下誓言,要默默守护像一朵小花一样的欧阳言言。虽然这是我叔叔逼的,但我也挺喜欢<xǐ huan>那个温婉的女孩<nǚ hái>子。可惜的是我叔叔告诉我只能远距离保护她,绝对不可以< kě yǐ>走进她的视线当中,这不由地让我怀疑起他们的关系来。
    于是,我默默地从床上爬起来,拉开了橱柜门。我拎起那个已经好几年都没碰过的背包,恶狠狠地盯着她,说道: “那地方距离这里有三天的车程,你最好讲清楚欧阳言言是怎么和捆煞阵扯到一起<yī qǐ>去的,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三天后,我和这个叫王茵茜的女人来到了捆煞阵所在的地方——这是一座元朝的古墓,据说当年是为了困住某个极为凶残的将领而修建的。
    捆煞阵是一种非常奇特的阵法,奇特之处在于它所用的所有<all>材料都必须来源于人体。当然,死人的也行。但无论是死人还是活人的,捆煞阵都会和所用“材料”的后裔产生一种微妙的联系<links>。如果阵被破了,那些后裔往往就会当场惨死。所以一些摸金校尉在进入凶墓之后,会以墓中的死人骨为材料布下捆煞阵,用来镇压墓中的凶灵。偶尔也会有材料不够的时候<When>,这时摸金校尉往往会选择将死去的同伴的尸体当做材料使用。
    十五年前,欧阳言言的父亲欧阳中带人进入这座墓里。本来法阵已经坏掉了,但不知道<knew>当时他们在墓里碰到了什么厉害<Fierce>东西,逼得他们不得不修复了捆煞阵。然而<however>因为材料的原因,他们不得不将王茜茜父亲的尸体和欧阳中被砍掉的胳膊也用了上去,才导致欧阳言言的生命力正在逐渐流失。
    所以,王茜茜必须修补好这座墓,否则她只有死路一条。
    我叔叔当年也下了这座墓。一年前,对阴阳之事颇有研究的他悄无声息地死掉了,留给我一纸遗言和很多关于捆煞阵的研究心得,可惜那里面并不包括<included>墓穴的详情。再后来,也不知道<knew>王茜茜找到了他父亲的哪位老兄弟<xiōng dì>,弄清了我的事情<shì qing>。

    我们两个顺着十五年前的盗洞进入墓中,站在一间足足有二十米长的正方形墓室里。我的脚刚一落地,就踩在了一个戴着木盔的骷髅头上。我小心翼翼地换了一个落脚点,蹲下来仔细地端详起地上的这个东西。
    这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圆形木盔,腐朽不堪,差点儿被我一脚踩烂。古墓里倒是偶尔会有穿着全身披挂的士兵陪葬,但那些家伙多半是躺在简陋的棺材里。这间墓室里面十分空旷,根本一口棺材都没有。
    这时,王茜茜也顺着缆绳滑了下来。她用强光手电扫向了四周,这间墓室共有四个出口<export>,每个出口<export>旁都立着几具骷髅。骷髅都做出要向我们扑来的动作,或者说是向墓室中间扑来,因为我们恰好站在墓室的正中央。
    “我们接下来要向哪边走呢?”我一边四处扫视着,一边这样<then>问道。我只对捆煞阵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关于古墓本身就只能寄希望<xī wàng>于她了。
    “裁觉得<felt>有点儿不对劲儿。”王茜茜说, “我父亲虽然死在了这里,但我伯父却告诉了我很多关于这座古墓的事情<shì qing>。他说,盗洞口下面的墓室里,只有三个通往其它<other>墓室的出口。”
    三个,不是四个?
    我后背上升起一股寒意。这不光因为出口数量的问题<foul-ups>,还因为我刚刚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极为轻微的“嘎吱”声。回头一看,才发现背对着我的骷髅向前迈了一步。
    我吞了一口唾沫:难道它们都是活的?
    我猛地向后看去,惊恐地发现身后的另一具骷髅也离我近了一点儿。
    “这是怎么回事?”王茜茜颤抖着问,显然她也发现了骷髅的古怪。
    就在这时,墓室里突然泛起了滚滚黑雾,很快就遮住了我们俩的视线。紧接着,四面八方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快跑!”我大喝一声,当机立断地向其中一个出口跑去。那个出口在西边,它前面的骷髅是最少的。然而<however>,我刚跑出去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

    我愣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我没有转过头去救人,反而<fǎn ér>跑得更快了。
    我在墓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很快就找到了出口。我顾不上想出口那面有什么东西,就一头扎了进去。
    我本以为会进入一条墓道,没想到竟然冲进了另一间墓室。这间墓室和刚才那间很像,但只有三个出口。
    是的,我对面的那面墓墙上并没有出口,也没有那种会动的古怪骷髅。难不成,这是由九间连在一起<stay>的墓室组成的“井”字型古墓?
    我抬头向上看去,结果发现这间墓室上面也有一个盗洞。
    这太扯了!两个盗洞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四十米,为什么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又打一个呢?打盗洞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我叔叔他们做出这种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
    突然,我的心一颤,一阵说不出来的难受涌上心头。心悸?好像不太可能<would>,我的心脏十分健康,不可能<would>出现<chū xiàn>这种毛病。
    一秒钟之后,这种奇怪的感<sense>觉又一次出现<chū xiàn>了。我连忙摸向自己<zì jǐ>的手腕,发现这种脉动样的心悸并不是来源于我的心脏,而是由其他<qí tā>什么东西引起的。
    我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用强光手电四处照射,很快便找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东西。
    那是一盏嵌在墓墙里面的长明灯。从形状上来看,这灯是用人的头盖骨制成的,里面的灯油早已烧干。但诡异的是,那头盖骨上竟然垂下了长长的头发,而且上面还包着一层红润的头皮j而且那头皮还向墙体处蔓延着,一大片墙壁都长着这种奇怪的头皮!
    我慢慢走到了这片“头皮”前,发现上面竟然有一根粗壮的血管,那血管在不住地跳动着,它每跳一下,我的心就猛地颤抖一下。
    更可怕的是,这“头皮”还在飞快地蔓延着,很快就布满了半个墓室。地上散落的骨头被包裹了起来,然后它们就晃晃荡荡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慢慢向后退去。我已经明白了,这座古墓本身是“活”的!但奇怪的是,我叔叔却没有告诉我相关的事情。难道,这变故是他们离开<lí kāi>之后才产生的?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身俸一震,却没有回头。
    “你猜我是谁?”那只手的主人这样<then>问道。
    如果我身后是活人的话,只可能是王茜茜,但我听得清清楚楚——声音是欧阳言言的!
    王茜茜并不是我的盟友,我甚至认为她是将我骗下来以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刚才在黑雾中她不应该<yīng gāi>发出那么凄厉的尖叫,那些会动的骷髅虽然诡异,但我们这些倒斗的哪次不碰到些古怪的事情?就算被吓了一跳也不可能那么失态。除非,她故意要把我引过去,对我另有所图!
    更有可能的是,这根本就是古墓中的法术或者怪物制造出来的幻象!
    于是我猛地抽出匕首,回手向身后由下及上削去。刀光闪烁间,我看清了身后那人的脸:那确实是欧阳言言,但它却不是活人,而是右脸烂出了森森白骨的女鬼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Public>号:鬼爷讲故事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标题:捆煞阵
地址:http://www.abji8.com/tudku.html
声 明:鬼故事捆煞阵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鬼故事